• 信用信息
  •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
  • 站内文章

玉林市风险提示:警惕那些以假乱真的医美药品

发布时间:2021-04-13 05:22:25 | 来源:经济参考报

在美丽消费升级、颜值焦虑的驱动下,我国医美市场出现蓬勃发展态势,新技术、新业态更新换代频繁,一些城市紧盯医疗消费热点,掘金美丽经济。

相关人士认为,目前非法机构、非法医生、非法药物扰乱医美市场,医美行业在经过野蛮生长阶段后,亟待迈过多道关口,以品质医美和健康医美的新姿态,拥抱新一代消费市场。微整形缘何屡变“危整形”?医美药品造假何时休?不久前,一起制造并销售假冒医美药品的案件在天津画上句号,再次为人们敲响了警钟。

 

仿制假药装进国外包装



2020年2月1日,一起生产售卖假药的案件被移送至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检察院,经过调查人员的抽丝剥茧,一个跨越六省十地、销售额达数千万的犯罪团伙逐步浮出水面。 
天津市红桥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杜颖介绍,梁某原为重庆某制药公司的技术员,2009年辞职后长期从事化妆品经营。近十年的“摸爬滚打”,练就了他敏锐的市场嗅觉。2018年初,他从同行嘴里听说了“保妥适”。 
原来,“保妥适”是一种临床和美容用注射药品,产自美国,主打祛皱、瘦脸,耐受性高、稳定性强、致敏性较低,听说使用“保妥适”很烧钱,一针就要两三千,梁某动起了歪脑筋。 
2018年7月,通过朋友的介绍,梁某认识了此前在生物制药公司任职的“杜博士”。经过反复试验,打磨出一套完整的制作方法:利用简单发酵得到的菌种,用高压设备收集菌种破菌,经过特殊处理得到目的蛋白,然后电泳系统定量。再加入化学物质分装稀释,加盖胶塞后放进冻干机冻干。这样,一瓶底价不足1元的仿冒“保妥适”肉毒素冻干粉就诞生了。
调查人员发现,部分仿冒产品分销到了孙某手中。为了以假乱真,孙某采用制装分离的模式,将冻干粉、说明书、标签、内托、包装盒分别寄送至仓库,由“自己人”进行包装,在外包装上用的是“保妥适”在国外销售的版本。 


链条上下“各司其职”



“杜博士”成功研制出仿冒“保妥适”产品后,梁某自己进行了试用,感觉“效果和真的一样”,就将样品发放给客户试用,收获了一些好评。经过市场需求调查,“杜博士”和梁某计划将产业做大。
孙某等人在济宁市某别墅区租用了一幢别墅当“大本营”来更好地进行销售,并招募了多名年轻销售员向外销售。孙某向销售员们承诺:“产品没有统一价格,大家可以自行加价出售,差价归自己所有;你们只负责卖产品,发货和售后都由‘公司’负责。” 
假冒产品总会露出马脚:一名家住天津市红桥区的消费者在购买和使用减肥产品后感到不适,怀疑买到了假药并报警。公安机关经侦查后分别在山东省济宁市、湖北省武汉市等多地将11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抓获,并缴获仿冒“保妥适”“粉毒”“白毒”等进口品牌的A型肉毒毒素5万余支。 


爱美更要擦亮双眼



杜颖介绍,在这起案例中,研发生产团队全部具有博士和硕士学历,并且大多有生物工程专业背景,有药厂研发工作经历。
有效果并不意味着安全。杜颖介绍,“杜博士”和其他研发生产人员在灌装药品时并不能保证无菌环境,仅仅是在一间几平方米的房间里将药粉装入西林瓶中。“这样的药物注射到身体里是有很大健康风险的。”
除此之外,由于我国有严格的药品准入机制,为了缩短研发时间、利用名牌效应,梁某和“杜博士”选择制假售假,其根源是医美市场蕴含的巨大商业利益。

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尤其是在“容貌焦虑”泛滥的当下,人们对美的需求成了一种“刚需”,越来越多的求美者加入美容消费的行列,这种需求增长成了推动行业飞速发展的原动力,各种美容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,这也导致一些非法医疗美容机构打着生活美容的幌子,在其中鱼目混珠,迷乱了求美者的双眼。

据2020年《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》显示,全国约有超过8万家生活美业店铺非法开展医疗美容项目。更有统计显示,2019年,医美非法从业者至少在10万以上。在此背景下,对于消费者而言,一定要分清生活美容和医疗美容。但是,这些行业乱象不能仅靠消费者练就一双“慧眼”去发现、去辨别,伴随着美容行业的快速扩张,监管必须跟上。

中国整形美容行业协会发布的年度报告预测,到2022年,中国整形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元,巨大的市场带动了相关行业的迅速发展,逐渐成了医美行业乱象丛生的温床。
相关专家认为,医美行业监管仍待进一步加强。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认为,医美行业乱象频发,说明医美行业监管方面仍存漏洞。他表示,仅仅依靠相关部门来进行监管还不够,需要发动行业协会等民间组织的力量,通过制定行业标准等方式来引导市场发展方向,从而加强管理。“行业协会能够从内部进行自我管理,这种管理要比政府部门的监管更直接。